深读丨诗歌有多少种可秒速牛牛开户能?“潇湘诗会”32年,给(3)

2018-12-28 08:26栏目:商业

  为了将这一新形式的潇湘诗会完美呈现,当时田汉民乐团的团长刘毓麟、长沙市文化局的导演黄国强、长沙市广电局的导演肖赤平也加入了诗会的筹备。刘毓麟根据每首展演诗歌的意境,提取文化元素制作配乐;拥有丰富的文艺晚会导演经验的黄国强,则担任第六届潇湘诗会的现场导演;肖赤平则担任潇湘诗会的电视导演,负责安排电视播出事宜。

  一种全新形式的诗歌活动,即将诞生。

深读丨诗歌有多少种可能?“潇湘诗会”32年,给你答案

  △“走进新世纪”第六届潇湘诗会上,配音演员葛平与舞蹈演员演诵《关雎》。

  诗会第一次以演诵的形式举行,开全国先河

  2001年1月6日下午,田汉大剧院,座无虚席。近2000人在等待着、迎接着潇湘诗会的回归。

  这场融合了诵、舞、演、歌的诗会,是新世纪的第一场潇湘诗会,也是历经十年寂寞后的第一场潇湘诗会。高洪波、吉狄马加、郭小林等著名诗人也来到现场,诗坛泰斗臧克家还写来了贺词。

  在那场潇湘诗会上,最受欢迎的一首诗大概是洛夫的《湖南大雪》,那是一首很长的诗。从“昔我往矣/杨柳依依/今我来思/雨雪霏霏”开篇,至“告辞了/就在你再次剪烛的顷刻黑暗中/我飞身而起/投入一片白色的空茫/向亿万里外的太阳追去/只为寻求一个答案”结尾,共有120余行。

  常规的诗歌朗诵,所选择的诗歌多半是短诗。可是,这一次,或许是洛夫在诗歌表达的情感太过美妙,或许是观众们等待了太多年,又或许是诗歌演诵的形式过于引人入胜,这首长诗,始终牵动着现场观众的心。

  诗会结束后,吉狄马加深有感触地对胡述斌说:“这种诗歌演诵形式非常好!你们创造了一种让诗歌走向大众的新的范式。”

  后来,这种诗歌演诵的方式被搬上了中央电视台,一档叫《新年新诗会》的诗歌节目启幕,并延续至今。

  “千禧年这场潇湘诗会,是诗会第一次以演诵的形式举行,开全国先河。”回忆起往事,胡述斌依然感慨。

深读丨诗歌有多少种可能?“潇湘诗会”32年,给你答案

  △屈原的经典名作《橘颂》拉开了“我们的节日·端午节”潇湘诗会的序幕。

  叁 【引进“分会”】

  那场端阳诗会,让长沙成为了一个诗歌的海洋

  与潇湘诗会共同回归的不仅是诗歌,还有潇湘诗会的社会责任——对社会现实的观照和传统文化的追寻。其中尤以2008年举办“我们的节日端午节”最为代表。

  2008年,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。这一年,南方冰雪灾害、汶川发生大地震,灾难之下,民间掀起一股诗歌创作潮流。这一年,在韩国将“江陵端午祭”申遗三年后,端午节被我国正式确立为国家法定假日,传统文化的激活引发了诗人的思考与追寻。

  端午节前后,潇湘诗会“我们的节日端午节”拉开序幕。一改从前以数字命名的方式,此次诗会开始以主题呈现——“吟诵屈原诗歌,书画屈原词章,弘扬爱国精神,赞颂美丽星城”。除在长沙市举行的12场端午诗会分会场、一场诗歌主会场的诗歌演诵活动外,诗会还在报纸、网站、杂志等媒体上开展了端午诗歌征集活动。

  分会场活动从宁乡拉开序幕。那天的宁乡县体育场内,灯火通明,鼓乐齐鸣,上千市民兴致勃勃地前往观看。随后的七天里,从岳麓山下,到湘水之滨,从太平街历史文化老街,到红星新市民广场,从八十多岁老人在杜甫江阁之上的吟哦,到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剧场里学生们的齐声朗诵……潇湘诗会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,渐次在长沙的五区四县(市)传递。

  这是一次盛大的诗歌庆典。“那时的长沙,真正成为了一个诗歌的海洋。”胡述斌说。

  6月6日,在屈原曾经行吟的楚之故土,在以田汉命名的大剧院,举行了端午诗会的压轴聚会。诗会共设“楚之风”、“国之魂”、“雪之咏”和“强大的祖国”四个乐章,诗的相逢,诗的交流,诗的拥抱,诗的吟唱,给诗人节献上了高贵而典雅的花篮。

  现场许多观众情不自禁地跟着朗诵起来,表达自己对伟大诗人屈原的怀念和对诗歌的热爱之情。